第2640章 人质的困扰(1 / 2)

人间苦 甲六一 1060 字 9天前

孔四桥这孙子竟然还有后手。

不知道啥时候从狗笼子里,把潘国富儿子抓出来了。

这孩子也是命苦。

已经吓得不会哭了。

一面是要整死他的孔四桥。

另一面是变成了怪物的潘国富。

他都不知道该向谁来求助了。

“孔四桥,你个臭不要脸的。

不是说,好好收尾嘛?

拿个孩子威胁,不是人揍的。

我命令你,赶紧放了孩子。

孩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

蔡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指着孔四桥破口大骂。

把旁边陷入迷惑的潘国富,都给骂楞了。

石火珠赶紧拉着蔡根,捂住了他的嘴。

“蔡老板,我的蔡爹,你少说两句。

眼前什么情况,你分不清吗?

咱们消停的,也许能有个好死。

一旦冒头,万劫不复啊。”

这算是危言耸听吗?

还是有什么信息差?

蔡根看了看石火珠,又看了看孔四桥。

难道,这个孔四桥有什么来头?

石火珠读懂了蔡根的意思,并没有看孔四桥。

而是把眼神落在了潘国富身上。

那眼神充满了畏惧,还有更多的恐惧。

啸天猫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人畜无害的猫猫模样。

蹦到了蔡根的肩头。

“主人,死肥猪没有吓唬人。

这一次,咱们八成算是交代了。

能与你主仆一场,也算是我的造化。

下辈子,你一定要记着我,争取再找到我。”

说着,啸天猫的大眼睛,竟然含满了泪水。

这一出让蔡根很厌恶。

遇到个敌人就留遗言,算是什么好习惯吗?

经历过那么多强大的敌人,哪次凉透了?

他们就不能对蔡根有点信心吗?

“别跟我哭水尿汤的。

又咋滴了,直接说。

老子命硬的很,要死你们去死,我是没活够。”

啸天猫眼泪直接掉下来了。

“主人,你再好好看看那个潘国富。

是不是有点眼熟?

我就不信,你小时候没看过小人书。”

蔡根按照啸天猫的指引,再次打量起潘国富。

没有脑袋,身形扩无彪悍。

肚脐眼张嘴,胸口睁眼。

“卧槽,这不是被轩辕皇帝砍死那个战神刑天吗?

不会吧,这么巧的吗?

遇到这么个大货?”

看到蔡根终于重视起来,啸天猫哭得更凶了。

“主人,我舍不得你。

可惜,咱们遇上了杀神刑天。

这个孙子可是吃生米长大的。

脑子一根筋,犟种的楷模,有名的不讲道理。

在诸神混战的远古时期,他都能被评为战神。

你觉得,那是一般炮子吗?

而且,全凭一口战意,不死不灭,逆天改命的头子。

就连兵主蚩尤,见到他都退避三舍,不愿意惹这个楞球。

你说咱们今天还有好吗?”

这个...

蔡根努力回忆,小儿书里的情节。

刑天,原来是炎帝神农氏的下属大将。

后来炎帝被轩辕打败了,两个部落结盟了。

刑天表示反对,他不投降。

于是,在轩辕皇帝和应龙的联合夹击之下,把刑天给斩首了。

由于他的战意不灭,所以把他四分五裂。

所有零件分散在九州大地藏了起来。

结果,刑天依靠滔天的战意,复活了。

找到了自己所有的零件,唯独脑袋没找到。

这也难不倒他,另辟蹊径,从躯干上憋出了五官。

继续找轩辕战斗,人称战神,诨号打不服。

由于是三十多年前看得小人书。

蔡根的记忆也有点模糊。

唯一的印象,就是刑天带着一身疙瘩肉,一手拿着盾牌,一手拿着斧子,朝着天空的轩辕破口大骂,凶悍得没边。

对照回忆里的样子,别说。

你还真别说。

眼前的潘国富,真的有八成像刑天。

只是差了个盾牌和斧子而已。

直到这一刻,蔡根终于明白,啸天猫他们为什么这样悲观了。

能打过战神刑天的,不是被填了命轮,就是被苦神派去干工程了。

现在的人世间,谁能和这个犟种拼?

就算是石火珠单位,把人全都派来,也不够刑天砍的啊。

“孔四桥,你个老蜈蚣。

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

没事仿制什么金缕玉衣。

好特么没整明白,把刑天给召唤出来了。

这可咋整?”

蔡根此时调换了位置,开始给孔四桥科普了。

孔四桥手里掐着小孩,脑门子也冒汗了。

可能是被蔡根提醒之后,也觉得自己闯祸了。

“我特么咋知道,手机还要调镜像啊。